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香港四方集運 > 湘江副刊 > 正文
杜鵑草堂
2020-07-17 09:36:40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楊少波]]     [責任編輯:[責編:姚茜瓊]]      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楊少波

人間最美四月天。相約三五知己,自湘西古鎮縣溪西行。沿路溪谷蜿蜒,有夾岸高山,古樹參天。風煙俱淨,天山共色。時見農田屋舍,裊裊炊煙,雞犬之聲相聞,恰似桃源之境。復前行六七公里,溪谷山巒窮處,驀見火紅杜鵑,燦爛滿山。

“杜鵑花裏杜鵑啼,淺紫深紅更傍溪。遲日霽光搜客思,曉來山路恨如迷。”迎面撲來的紅,裹挾着古人的詩意,視覺的衝擊直接心靈震撼。杜鵑又名映山紅,“何須名苑看春風,一路山花不負儂。日日錦江呈錦檨,清溪倒照映山紅”,宋人楊萬里將杜鵑的質樸、杜鵑的雍容一番擬人描畫,又似乎在急不可耐地呼朋引伴——從山坡到田園,從溪谷到河邊,從奼紫嫣紅,到搖曳顧盼,紅的似火,白的像雪,紫的若霞……

微風過處,似有歌聲飄來,“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

杜鵑花叢,竟有青松護衞,相映成趣。

一片茅草屋叢,翠竹其間。拾階而上,竹影婆娑,似在綠野仙蹤,偶爾行至山樑草堂,柴門草瓦,木檐榫構,儼然祕境洞開,幽幽其然,兮兮其是,花紅草綠,鳥語木香,醉人心魂。遞進草堂,古樸簡約,四根碩大的杉木,支撐起芭茅草疊蓋的亭子,三條杆欄板凳,首尾相連立於草堂。東望,但見藍天之下,村民在田間悠閒勞作,絕佳的陶淵明筆下世景再現。側目向西,一條清澈的小溪,潺潺而來,青山綠水之間,有小鳥飛過,也好似《富春山居圖》中的剩山圖景遺落至此……

正驚詫於如畫如詩的美景,草堂下方以青石精心刻泐的“天下賦人”,為湘西散人王一丁所作《杜鵑草堂賦》,庶幾完美詮釋了這小橋、流水、人家的意境:

抱琴只為看鶴,溪頭溪尾月朗。披衣坐待雲起,翹盼揚帆遠航。噫籲兮,潭深可捉鱉,山高堪打望。漲水波浪寬,霧濃稻花香。棚下弈棋,唯恐小鳥偷窺;花叢撫笛,最怕蜻蜓幫忙。壟上讀書,謹防枝頭梨落;田間宴客,螃蟹自投羅網。主人相邀品茗,下雪下雨歡暢。更有詩文佐酒,漫論歲月滄桑……

儼然如此,一丁兄的新賦,不期然讓我想起了唐代白居易的杜鵑花境:“雲中台殿泥中路,既阻同遊懶卻還。將謂獨愁猶對雨,不知多興已尋山。才應行到千峯裏,只校來遲半日閒。最惜杜鵑花爛熳,春風吹盡不同攀。”

杜鵑啼血,不待遠帆至;山花吐豔,非自今日始。杜鵑草堂,人説是神農炎帝的雲遊之所,於此教導這裏的先民,開墾山田,種植小粟。遺留至今,除卻苗鄉侗寨活色生香的還齋節,還有“南楚極地、北越襟喉”的稱謂。又傳諸葛亮率軍南征,曾在這裏駐軍屯兵講解兵法,此地遂有國寶“兵書閣”據證。中國工農紅軍任弼時、蕭克和王震率領的紅六軍團作為長征先遣隊途經這裏,得草堂兩“放牛郎”帶路贏得時間,在靖州取得“新廠大捷”,消滅敵人官兵五百餘人,繳獲槍炮六百餘支(挺)。1934年12月12日,湘江血戰後,瀕臨絕境的中央紅軍在通道老縣城恭城書院召開通道轉兵會議,採納毛澤東正確主張,改變了原定北上湘西與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揮師西進,改向敵軍力量薄弱的貴州轉移,並在此進行了一場英勇的阻擊戰。毛澤東、周恩來率領中央紅軍自草堂從容轉兵,一個月後召開遵義會議,中國革命實現了偉大轉折,由此走向勝利和輝煌。

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位父母在外地工作、跟隨着奶奶在這裏度過童年時光的鄉賢,走出大山走上工作崗位,他不揣譾陋,力排眾議,花了20多年的時間,堅持行走一個人的文化苦旅,將塵封多年、鮮為人知的一段重大紅軍長征歷史——“通道轉兵”予以還原,填補了黨史軍史和長征史的重要空白。進而,他作為從這裏走出去的鄉村少年,懷抱一份紅色文化情懷和故土情結,返鄉攜手村裏幾名復退軍人、返鄉農民工和殘疾村民,苦心孤詣創建了以“紅色文化”為主體的杜鵑草堂,以期用文化藝術的力量助力鄉村振興。

“杜宇竟何冤,年年叫蜀門?至今銜積恨,終古吊殘魂。芳草迷腸結,紅花染血痕。山川盡春色,嗚咽復誰論?”不遠處,藍天白雲下,農户的屋頂正在換瓦,緣因這裏以杜鵑草堂為主線,成立“映山紅合作社”。他支持和爭取資金,組織村民投工投勞,依山就勢、因地制宜對周邊十幾户人家進行民族風情化改造,並將屋前屋後的環境提升、美化。杜鵑草堂還幫助這裏的農户創辦鄉村民宿和客棧,鼓勵村民們發展種植養殖業,同時逐步開展侗錦、竹器、剪紙、器樂演奏等民間手工藝和才藝的培訓與展演,並築巢引鳳,發展鄉村紅色文化旅遊,組織作家、美術家、在校學生等來這裏採風、寫生和研學。

文化不僅需要發揚傳承,還需要創新發展。“水蝶巖蜂俱不知,露紅凝豔數千枝。山深春晚無人賞,即是杜鵑催落時。”近年來,杜鵑草堂相繼修復興建了長征小道、紅軍戰壕、紅軍井、紅軍亭、紅色文化牆、轉兵紀念碑、長征舞台、侗鄉吊橋、杜鵑生態園、紅米飯南瓜種植基地等二十幾處紅色文化景觀。所以,如今的杜鵑草堂又名“紅軍長征文化園”,是文藝創作基地、民族文化研究基地、大學生實習基地和文藝惠民基地,同時也是“通道轉兵紀念館”的組成部分、重走紅軍長征路的重要體驗場所,是廣大青少年進行革命理想信念和愛國主義教育的紅色陣地,還是海峽兩岸民族文化交流的平台和窗口。

遠處青山如黛,眼前杜鵑盛開;傳承紅色基因,留住鄉愁記憶。走在青石板鋪就的長征小道上,我似乎聽到了悠遠的歷史迴音:讓歷史告訴未來,以文藝扶貧,用紅色鑄魂,新的長征我們再出發。這不僅是一種情懷,更是一份責任擔當。沉思中,我清晰聽到《杜鵑草堂》猶如天籟般的歌聲緩緩響起:

滿山紅杜鵑

小溪魚兒歡

吊腳樓裏炊煙起

侗歌縈繞水雲間

好運轉折地

神農墾良田

兩岸一家桑梓情

丹心一片向青天

啊,杜鵑草堂 勝似桃源

春花秋月一壺酒

醉成好詩篇

啊,杜鵑草堂 讓人流連

清風明月一碗茶

香飄美麗家園……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