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香港四方集運 > 湘江副刊 > 正文
扶貧路上的那些人那些事
2020-09-18 11:00:50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曹萍]]     [責任編輯:[責編:曾璇]]      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曹萍

第一次踏入祁東的土地,我就被她的獨特氣質吸引了。她不似蒼茫北國崇山峻嶺般厚重,不似江南水鄉小橋流水般清雅,卻有着一份獨到的天然風韻。帶着湖南省委脱貧攻堅幹部考察工作的任務,我們第6小組踏遍了祁東縣25個鄉鎮,走過了大大小小的村莊院落,感受到了波瀾壯闊的扶貧畫卷,扶貧人的故事也一路感動着我們。

鄉親盼歸的“親人”

“申隊長真的是個好人,生病了都還一直牽掛着我們村裏,真盼望他早點回來哩。”在太和堂鎮良村考察時,我們聽村民們這樣説。

通過走訪,我們得知了一個感人的故事。

3年前,祁東縣人社局幹部申春生被組織選中,派駐祁東最偏遠的西區鄉村之一的太和堂鎮良村。這裏人多地少,山高路陡,交通信息閉塞,人均耕地面積不足0.4畝,村集體經濟收入幾乎為零,是有名的省級貧困村。2018年3月,申春生帶隊駐村。當時,全村只有一條狹窄的通村水泥路,通組公路全是砂石路,沒有路燈,沒有村衞生室,沒有安全飲水工程,更沒有文化活動場地。艱鉅的脱貧攻堅任務擺在面前,怎麼幹?

申春生帶領隊員,深入村組、農户家中實地走訪,以黨建為抓手,帶動村幹部和全村黨員,引領全村35個村民小組3200多人,共同參與到艱苦卓絕的脱貧攻堅戰中。3年下來,路通了,燈亮了,村莊更美了;產業興了,就業活了,農民腰包漸漸鼓了;黨建夯實了,隊伍精幹了,堡壘作用更強了。如今的良村,班子團結,村容整潔,羣眾安居樂業。“申隊長自掏腰包買來音響,組織婦女羣眾跳廣場舞,我們的生活變豐富了。”婦女主任和女村主任都很開心地告訴我們。

就在申春生信心滿滿奮戰脱貧攻堅時,卻累倒在扶貧崗位上,經查患有癌症。此時的他,早已將自己融入良村的血脈。在北京動完手術後,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良村支部書記打電話,瞭解春播種子、農藥、肥料準備情況,申春生跟他們説,等把癌症病灶切掉,再住院治療一個療程後,就回到良村去,跑好“脱貧攻堅關鍵一棒”。在良村的訪談室裏,聽完了申春生即使身患重症仍念念不忘山村裏百姓的故事,我不禁感慨,這裏每一寸土地的變化都凝結着基層幹部的奉獻與心血。

扶貧路上那高高低低的腳印

“他腿腳不方便,還堅持走遍了我們村的每家每户,經常到貧困户中問寒問暖。我們心裏挺感動的。”在蔣家橋鎮胡坪村,一位上了年紀的村民小組長動情地告訴我們。

考察中我們瞭解到,胡坪村的扶貧路,硬是丁湘國用自己的殘腿丈量出來的。對這樣一位獨特的扶貧隊長,我們考察小組充滿了好奇。在胡坪村我見到了丁隊長。他個子高高的,瘦瘦的,臉上掛着平和熱情的笑容。因為小時候患脊髓炎,手術後造成左腿膝關節粘連,不能彎曲,行走不便,但這並不影響着他傾心扶貧事業,帶領村民脱貧奔小康的熱情和激情。

2017年年初,春寒料峭。祁東縣民政局副局長丁湘國帶領兩名隊員進駐開展脱貧攻堅工作。胡坪村地處“祁邵乾旱走廊”,自然環境惡劣,發展滯後,很多自然村民小組還沒有通公路,面對這一現狀丁湘國心裏很沉重。但他沒有因任務重而氣餒,沒有因腿腳不便而退縮,坦然接受任務,全面走村入户,走路時間長了,他的左腿腫得厲害,也無半句怨言,咬咬牙關,繼續奔走。他的真誠打動了貧困户和村民,工作隊贏得了村民的信賴,村委班子的矛盾得到了有效化解,為脱貧攻堅打下了好基礎。

丁湘國以村為家,心中牽掛着胡坪村的大事小情,常常個把月難得回次家。2018年6月,連降暴雨,公路被洪水沖斷,他帶領隊員和村幹部一起搶修到凌晨,接下來兩天,他又冒雨勘查村裏地質災害易發點,挨家挨户做工作,轉移10多户村民。大雨中,丁湘國一腳高一腳低踩在泥裏查看危情,讓村民們感動不已。由於丁湘國組織得當,胡坪村在這場暴雨中沒有發生任何傷亡事故。他高高低低的腳印,也夯實了幹部羣眾心連心的路。

大夥在丁湘國的帶領下篳路藍縷奮力趕超。如今寬敞明亮的村民服務中心成為胡坪村的亮麗風景,5.6公里的通組公路,讓幾百名村民告別了難行的泥濘小路,60千瓦時的光伏發電給村裏帶來5萬多元的集體收入,楠山經濟林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吸收貧困人口180人次參與用工,300畝的油茶基地、100畝的獼猴桃基地凝結着村民的勞作汗水和歡聲笑語,見證着村裏一天天的美麗蜕變。丁湘國帶領扶貧隊用辛勤的汗水向組織交了一份滿意答卷。

我訪談他時,説起取得的成績,他欣慰地笑了,樸實地説自己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現在,他又在操心着村裏未來的發展,從班子建設到產業發展,他心中描繪着胡坪村更美的藍圖,繼續用殘腿丈量着更遠更美的路。

百年旱鄉引來幸福水

“這就是深水井!”順着彭雙娣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炎炎烈日下的土坑中有一座水泥墩。這是我執意説服組長陪同我一起來看的一個地方。

引起我這麼大興趣,要歸於在訪談中瞭解到的一件事。在鳳歧坪鄉走訪的第一站寶蓮洞村,連續有幾位上了年紀的村民組長、黨員代表告訴我,村裏的深水井,結束了村裏100多年來遠道背水喝的歷史。“100多年?背水喝?”從小在水鄉長大的我聽了簡直有點不可思議,很是驚訝。 “是的,我們這裏缺水,只能靠從很遠的地方背水來。”“那你們背一趟是一趟,多麼辛苦啊。”“是啊,一直這樣,不容易。去年12月份,村裏打了深水井,管道架到了每一户,現在一擰水龍頭,水就嘩嘩地來了,真的感謝黨,感謝政府啊。”一位老組長説到這裏,佈滿皺紋的臉露出舒心的笑容。深水井,改變了村莊100多年難喝水的歷史,頓時勾起了我去見識廬山真面目的興趣。通過與村幹部,鄉幹部交談,我瞭解到了深水井背後的故事。

鳳歧坪鄉因古代傳説有鳳凰在池塘中嬉戲而得名。地處祁東西北邊陲,地勢較高,最高山峯海拔達1000米以上,是典型的山區鄉,也是全縣最偏遠、最貧困的鄉,全鄉13個村都是省級貧困村。鳳歧坪鄉地處衡邵乾旱走廊,年降水量只有300毫升,屬於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土層薄,氣温低,是祁東縣有名的乾旱死角地區。用當地幹部的話説:“天上難得下雨,就是下了雨,地上也難得存住水,全流進地下了。”人畜飲水問題是鳳歧坪鄉一直以來面臨的最大難題。

彭雙娣,一位80後的年輕的女鄉長,在這艱苦的環境中,她一干就是6年。2014年11月,學護理出身的她因為工作表現突出,被調任鳳歧坪鄉當鄉長,上任第一天她就去了水利建設現場指揮。從此,她不辭辛苦,熱情飽滿地奔走在乾旱的羣山峻嶺中。村民們都把她當作自家的閨女看待,一段時間不見,就會找村幹部關切地問問她的情況。為了與旱魔做鬥爭,彭雙娣與扶貧隊一道向上級奔走呼籲,爭取項目支持。通過省、市、縣相關部門支持,工程款落實了。但有了錢,不一定就能找到水。彭雙娣與扶貧工作隊一起帶領村組幹部早出晚歸,四處找水源。當時彭雙娣已有身孕,身體不適,但她與大家一起在山間地頭找,終於找到了合適的水源地。

2016年,當第一口深水井試水時,現場圍滿了村民,大家出神地盯着出水口。“這自來水呀,真是甜到了羣眾心窩裏了。”彭雙娣笑着説。一位村民説自己活了77歲,才喝上自來水,稱這是“幸福水”。如今,全鄉在政策扶持下投資116.5萬元,打下了4口深水井,肆虐了100多年的旱魔在黨的政策雨露面前敗下陣來。村民們在自家就能飲上乾淨、放心的水。

彭雙娣一心撲在工作上,對家庭難免有虧欠。剛生完二胎的她,為了不落下工作,產假才休完2個月,就帶着孩子、帶上保姆來到鳳歧坪鄉,轉身就投入到脱貧攻堅的戰場上。

望着這位年齡和我相仿的女鄉長,看着她瘦瘦的身影,敬佩和憐愛之情油然而生。熱情的她,與人交談時總掛着燦爛的笑容。“既然選擇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這是她很喜歡的一句詩。她説她願意做一名“泥巴裹滿褲腿”的女鄉長。

正因為有了像彭雙娣一樣堅守的鄉鎮幹部們與扶貧隊一道努力,鳳歧坪鄉的石頭山也在改變着面貌。全鄉實現組組通公路,一條條高質量的水泥路像玉帶般纏繞在大山中,架起了山村的致富之路。藥材基地、花卉基地、金槐基地等一批因地制宜的產業項目紮根在貧瘠的土地裏,孕育着豐收與幸福的希望。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