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香港四方集運 > 今日要聞 > 正文
大山深處“老黃牛”——記敬業奉獻“中國好人”黃詩燕
2020-10-16 08:01:56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李永亮]]     [責任編輯:[責編:鄧玉嬌]]      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湖南日報記者 李永亮 通訊員 盧宇輝 張和生

仲秋時節,老區炎陵瓜果飄香、五穀豐登。又迎豐收年,人們更加懷念帶來鉅變的炎陵縣委原書記黃詩燕。

炎陵縣地處羅霄山深處,2011年5月納入羅霄山片區國家級貧困縣。當年6月,黃詩燕就任炎陵縣委書記。他九年如一日,紮根扶貧一線,帶領20餘萬老區人民脱貧奔小康,直至2019年11月29日因公殉職,年僅56歲。

近日,黃詩燕被追授為“全國脱貧攻堅模範”、敬業奉獻“中國好人”。

最後一道脱貧攻堅“戰鬥令”

2019年11月29日上午,炎陵縣召開脱貧攻堅鞏固提升工作會議。黃詩燕臉色憔悴,但堅持作了20多分鐘講話。他説,全縣上下要進一步提神提勁,克服“疲勞、鬆懈、麻痹”情緒,把脱貧攻堅鞏固提升工作作為頭等大事抓實抓好。

這是黃詩燕作為炎陵脱貧攻堅“一線總指揮”發出的最後一道“戰鬥令”。當天下午,因多日勞累,他驟然倒下。

“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須有我。但脱貧功成,務必在我。”黃詩燕在炎陵工作期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黃詩燕初到炎陵任職時,該縣貧困發生率19.5%,農民人均年收入2970元,只有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

老百姓渴望脱貧,黃詩燕深感重任在肩。為爭取招商項目,他有一次清晨5時從炎陵出發,汽車在高速上滑行100多米後撞上護欄,所幸有驚無險;為辦好在長沙、深圳兩地的招商活動,他一天連續工作16個小時;企業訴苦説招工難,他安排工作人員帶着招工信息直接進村入户;為推廣炎陵黃桃,他帶病為“黃桃大會”站台,跑遍每一個城市推廣點、每一個鄉村展台……

9年脱貧攻堅,老區換了模樣。在黃詩燕履職的2011年至2019年間,炎陵縣經濟總量增長199.3%,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16.57%下降到現在的0.45%;炎帝陵景區成功晉級國家5A級景區,炎陵相繼獲得“中國最具幸福感縣城”“全國最美生態旅遊示範縣”等稱號,全縣旅遊經濟效率和質量增長均躋身全省前十。

“大黃抓小黃,抓出金黃黃”

黃詩燕“生在普通農家,長在田野山坳”,堅信“農業做好了,農民才能真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2011年,他提出建設全縣農業“一帶八基地”,即生態休閒農業風光帶和特色水果、無公害蔬菜、炎陵白鵝、茶葉、油茶、筍竹林、藥材、花卉苗木基地,縣財政每年投入500萬元獎勵扶持種植大户,以炎陵黃桃為突破口,帶動羣眾脱貧增收。

“農業見效慢,從‘種子’到‘票子’,少則3年,多則6年,怎能快速致富?”“縣財政本來就困難,黃桃產業看不到税收預期,每年拿錢去貼,值嗎?”“一家一户分散種植,品質如何保證?”……一連串的質疑接踵而至。

面對質疑,黃詩燕看準路子,一干到底。在他的主導下,全縣砍掉劣質果樹苗,培育5個優質高效示範點,扶持171個科技示範户;建立“合作社+基地+農户+電商”模式,及時提供良種苗木、技術培訓、農資供應、銷售渠道等服務……

黃詩燕是炎陵黃桃的“頭號推銷員”。每年的桃花節、黃桃大會,他都出面“站台”吆喝;北京、廣州等地的供銷對接會,他現場促銷;央視推廣“炎陵黃桃”,他琢磨出推廣語“炎陵黃桃,‘桃’醉天下”,為樹立“炎陵黃桃”品牌提供了有力支撐。

有人好心建議他“低調”,他坦然道:“為老百姓脱貧站台,我怕什麼?”

“大黃抓小黃,抓出金黃黃。”如今,炎陵黃桃成為國家地理標誌證明商標,出口新加坡、阿聯酋等國家和地區,炎陵60%的貧困人口通過種植黃桃實現穩定脱貧。今年,炎陵黃桃採果面積5.2萬畝,總產量達5.18萬噸,全產業鏈綜合產值達20.6億元。

黃詩燕去世後,人們説,他就像一頭老黃牛,為老區脱貧耗盡了自己的最後一絲氣力。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