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香港四方集運 > 今日要聞 > 正文
大地頌歌:最是深情能動人
2020-10-16 08:23:04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龔政文]]     [責任編輯:[責編:鄧玉嬌]]      字體:【香港四方集運】

龔政文

關於《大地頌歌》的成功可以從多個維度去解讀。在我看來,真摯、深厚、濃烈的情感性,是這部作品最顯著的特徵之一。幾乎每一個觀看過該劇的觀眾,都會情難自抑、熱淚盈眶,並且在走出劇場後還久久不能平復。《大地頌歌》深度開掘和表現了多重情感——

《大地頌歌》深度開掘和表現了共產黨人對貧困羣眾的感情

以龍書記為代表的扶貧幹部,紮根在十八洞村等窮鄉僻壤開展脱貧攻堅,一呆數年,沒有對老百姓的真情實意、深情厚意,是堅持不下去的。精準扶貧,本來就是共產黨以人民為中心理念的具體體現,是人民至上情懷的生動實踐。無論是“我要努力改變這裏,我要改變貧窮往昔”的“使命”,還是“有我一把米,就有鄉親們一碗飯!我們大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承諾”;無論是帶領大家“跟貧窮幹一仗!搞起!”的奮鬥,還是自己墊錢支付工程款、關心小雅學習、救治小雅奶奶身體的點滴行動,都強烈地灌注着共產黨人對貧困羣眾發自內心的深情。為了扶貧,他們在“毒辣的太陽,刺骨的寒風”中一刻不停,在“顛倒的晝夜、輪轉的季節”中一刻不息,即使面對“凍爛的手指、虛弱的心臟”也毫不在意。什麼是共產黨人?共產黨人就是看不得老百姓受苦、一條被子要剪一半給老百姓的天使,就是“一句承諾,白首不移”的赤子,就是和貧困羣眾一起奮鬥、不脱貧不脱鈎的實幹家。

深度開掘和表現了人民羣眾對扶貧人、對共產黨的感情

百姓心中有桿秤,人心是被捂熱的。付出多少真情,才會得到多大的認同。劇中的龍書記作為共產黨人、扶貧幹部的代表,在十八洞村經歷了一個從隔膜、被質疑和誤解,到被接納、信任和敬重的過程。為了脱貧攻堅,他熬白了頭髮,蒼老了容顏,但也收穫了鄉親們最深切的愛。正如石大姐所説,“一晃7年了,你和扶貧隊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少委屈啊!你把命都差點交到這裏了!我們全村老老少少都記在心裏啦。”正是因為人民羣眾對龍書記、黃詩燕、王新法、蒙漢等無數個體的共產黨人的信任與感激,劇中最後一幕《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歌聲才那麼自然感人:“從小爺爺對我説,吃水不忘挖井人,曾經苦難才明白,沒有共產黨哪裏有新中國。從小老師教我唱,唱支山歌給黨聽,幾經風雨更懂得,跟着共產黨才有新中國。”這是一首老歌,更是一個巨大的隱喻,其基本句式是可以複製下去的:沒有共產黨哪裏有脱貧攻堅的偉大成就!跟着共產黨才能有幸福山歌的汩汩流淌。

深度展示了藝術工作者對扶貧幹部、對人民羣眾的感情

以情動人永遠是藝術創作的不二法門。創排扶貧戲劇,首先當然要有對黨的扶貧政策的瞭解、對扶貧案例和數據的收集,但這是遠遠不夠的。創作者必須懷着對投身於貧困山村的扶貧幹部和努力改變自身命運的父老鄉親的深厚情感,才能寫好戲,排好戲,打動人。先感動自己,才能用藝術的方式感動觀眾。

《大地頌歌》劇組先是到十八洞村等扶貧一線深入生活,親近扶貧幹部,俯身大地山河,他們顯然是被火熱、生動、悲壯的脱貧偉業感動了,又竭盡所能將這種感動傳遞給觀眾。這集中體現在《大地赤子》《幸福山歌》《夜空中最亮的星》等幕戲中。《大地赤子》是一曲真正的扶貧人頌歌,是全劇的情感爆發點。要奮鬥就會有犧牲,脱貧攻堅這場前所未有、世罕其匹的偉大奮鬥,是多少人的犧牲鑄就的,這樣的犧牲應該銘記、值得歌頌。全幕用犧牲者親人深情的告白加“大地赤子”的主題合唱予以鋪排、渲染,使人潸然淚下、深深共情。“等到山花爛漫,我會看到你;待到燕子歸來,我會看到你”“等到冬去春來,我會看到你;待到繁花似錦,我會看到你”的反覆吟唱,讓人們的情緒達到高潮。這是靈魂的洗禮,這是神聖的莊嚴。在《夜空中最亮的星》一幕中,創作者們用一曲純粹動人的兒歌旋律和變化多端的動作組合,表達對留守兒童的憐惜與呵護。留守兒童的心靈,纖細、敏感、脆弱,很多時候,他們孤獨無依、退縮不前,需要夜空中最亮的星來指引他們,給他們堅強和勇氣,給他們希望和力量,讓他們勇敢地長大,無畏地前行。無論是龍書記還是王老師,就是這樣最亮的星星。在《幸福山歌》一幕中,脱了貧的男女青年們憧憬着美好的愛情和幸福的生活,他們用《馬桑樹兒搭燈台》的婉轉、《思情鬼歌》的奔放和《苗嶺連北京》的喜悦——這是湖南幾首著名的民歌代表作——盡情釋放着愛情之美、勞動之美和生活之美,表現了從自在到自為、從矇昧到解放的人性之光。從這樣的美與光中,我們能感受到編導演員們和脱貧鄉親們的心靈相通和情感共鳴。

脱貧攻堅最顯著的效果,不僅是生活的提升,更是心靈的自由與解放。

最是情深能致遠,最是深情能動人

現實題材的主題性創作打動人心不容易,為什麼《大地頌歌》能做到這一點?這是因為該劇的組織者、創作者們懂得並且尊重藝術規律,具有高超的藝術手段。面對扶貧題材的諸多要求和規定性,他們堅持不做概念演繹,而是塑形傳神;不去照搬生活,而是藝術提煉;不搞鋪陳羅列,而是聚焦於人——人的情感、人的命運。作為一部綜合舞台藝術作品,創作者們運用包括舞蹈、歌曲、講述、視頻、字幕等多種手段,來實現以形傳神、以情動人的藝術效果。特別是音樂,是全劇中最為出彩的。《故土難離》《根在土地》《做個好夢就回家》《夜空中最亮的星》《一步千年》《來不及説愛你》《大地赤子》《萬語千言》……僅從標題,我們就能感受到創作者對土地、兒童、扶貧幹部、人民羣眾的深情,更不用説那些深沉優美的旋律、一唱三嘆的歌詠,輔之以走心動情的表演、美不勝收的舞蹈和美輪美奐的舞台,使這台演出達到了近年來主題演出的罕見高度,堪稱名副其實的優秀大型史詩歌舞劇。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